您现在的位置: 海安中学>> 心理咨询中心>> 心海导航>>正文内容

心海导航

姑娘你这么乖,是有多缺爱啊

第一次见那个姑娘,她穿着白色的小衬衣,带着一副圆框眼镜。

 

她和每一位目光交接的人微笑,只是笑的略显虚弱,气息浅短。

 

房间很大,座位很多,她自然地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双手端正地交叉在一起。

 

我们三五成群的互相讨论,她像特别听话的小学生一样不断的在笑着点头认同,带着小心和局促。

 

而当我们开始注意到她,聚焦在她身上提问时,她轻声细语地回答,说着说着,好好的就突然哭了起来。

 

俨然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女孩。

 

——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她马上充满抱歉的擦眼泪,挤出乖乖的笑容:

 

“哎呀我怎么哭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哦,是不是影响到大家了?”

 

就好像连哭,都是很对不住我们的行为。

 

姑娘,你这么乖,是有多缺爱啊?

 

 

 

 

 01 

乖是深深的压抑

 

她说从小她就是一个乖乖女,爸爸总是板着脸,严肃又冷漠。

 

她只能小心翼翼,避免可能的严酷怒吼。她只能察言观色,才能躲避一些冷言恶语。她只能时刻乖巧懂事,爸爸才会多看她一眼。

 

一个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如履薄冰的孩子,是因为做什么事情都很容易被指责。

 

这样一个挑剔的父亲,往往是对自己极不满意的,他不能面对自己的缺陷。

 

不能承认自己的不完美,于是把自己的不完美投射到孩子身上,然后再挑剔指责孩子。

 

让孩子替父母受过。

 

这样就能显得自己是完美无缺的了。

 

女孩要尽量躲过这些精妙的栽赃嫁祸,就需要习得一项本领:把调皮捣蛋的,不听话的,任性的,攻击性的自己埋藏起来。

 

长大后继续活成大家认可的样子:不抽烟喝酒无不良嗜好,端庄正规不早恋,洁身自好,工作稳定。

 

灰姑娘削掉了脚后跟,流着血穿上了那双水晶鞋。

 

当了公主的你,但愿爸爸多看你一眼。

 

 

 

 

 

 

 02 

乖是厚厚的铠甲

 

王小波说,“话语像一池冷水,让我一身一身的起鸡皮。”

 

这话就像替我说的。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体质内的圈子并不好混,人际关系之复杂,很多时候取决于你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于是被爸爸教育得最多的就是“语言是一门艺术”。

 

这是一种比较好听的说法,实际上就是经常被骂:

 

“你有没有脑子?教了你多少次了,还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么!”

 

好害怕爸爸发怒,好想讨好爸爸啊。

 

于是拼命努力的让自己够乖,够懂事。

 

小时候每次考试成绩出来,考的不好势必要挨骂,但即便考的很好,能听到的也只是沉默。

 

如此吝啬给出一些赞美和欣赏,它们吝啬的到底是什么?

 

表现出一副严厉的样子,一方面是他给不出来,另方面是孩子的需要刺激到了他内在的需要:内心有对柔情的渴望和需要。

 

而人格不够强大的人,对柔情的需要是会让他有羞耻感的,就只好屏蔽掉自己的柔情。

 

无法直接表达自己的爱,也不会允许孩子向他表达柔情,表达爱。

 

他没有能力去分享这种情感,不能跟孩子做情感上的交流。

 

在中国很多父亲处于这样的一个拒绝性的客体状态,我们通常说的“严父”,在孩子面前会端着。

 

为什么要端着?

 

因为我害怕我把“我爱他”表现出来后,这个孩子就被惯坏了。

 

这个爱的力量太大了,在他们的认知层面里面,一旦他们表达“爱”,孩子就被摧毁了。

 

孩子长大之后就会习得一个祖传的秘籍:严肃,回避。

 

他们学习到的就是严厉等于爱啊,因为他们没有看到其他的爱的表达方式。

 

 

 

 

 

 03 

乖是传家宝

 

我的一个女学员说,我特别想对孩子好,但我却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对他。

 

每次过后我都好内疚,好自责!怎么能做这样可恶的妈妈,但为什么我又改变不了呢!?

 

说完她哭了。

 

那份强烈的自责感无助感穿透手机屏幕,朝我扑面而来。

 

我说你好委屈啊,你想要的温暖柔情一直没有得到。

 

你看见那个在角落里无助哭泣的女孩了吗?

 

你拿不出温暖和爱,甚至连孩子开心的时候,你都会忍不住想去打压。

 

因为在你看不见的深处,那里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欢乐温暖。在那个黑暗的角落,堆得满满的都是委屈愤怒,以及对爱的深切渴望。

 

当爸爸冷漠的对待你的时候,你心里那么多的委屈愤怒。这个情绪怎么处理?

 

必然要有一个防御,没有防御我们就活不下去了。

 

那我就只能长大后像你一个厉害,强大。

 

这就是向攻击者认同:以攻击的方式对待一个人,是因为有人曾经攻击过你。

 

那她就可以防御这个委屈愤怒。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这样的攻击者,继续对自己的儿女这样做。

 

你的儿女也将成为像你一样的乖乖孩儿。

 

 

 

曾经的受害者,变成今天的加害者。

 

曾经受到的痛苦和伤害,让你成了受害者,有很多愤怒没有表达出来。当看到孩子开心的时候,不免有嫉妒,不公平感。

 

“我没有得到过的,我也不想看到你得到。”

 

为什么一直在受害加害在重复?

 

因为你过去使用这些防御机制就是应对痛苦的,但痛苦并没有被消化掉,它还在那里。

 

每次遇到这样的透着“乖”气味的女孩,我都好心疼好揪心。

 

因为她们都是另一个我。

 

我在那样一段黑暗的旅途里,孤独奔跑了好多年。

 

如今我看见她们,我只想为她们点燃一束火把。

 

我们无法感受的,也无法疗愈。要到达另一面,我们必须从中间穿过。

 

只有让那个内在的孩子安全地体验各种情绪,悲伤,恐惧,孤独,愤怒,羞耻,担忧,无望,绝望。。。

 

这时,真正的疗愈才会开始。

 

 

 

还是奉上一句浓浓的鸡汤吧:爱是最好的良药

 

不要把大量的精力放在过去,你要超越个人自身的苦难,空乏感。

 

去容纳它,不是惩罚自己,给自己定罪。

 

生命的延续,不是忠诚的追随父母,而是允许自己过的更好。

 

即便我们的孩子已经成年,我们的父母两鬓已经斑白,生命都会留给我们和解的机会。

 

“我们无须因为流泪而感到羞愧,上天自当了解我们的心。

泪珠就像天上落下的雨露,可以把蒙在我们心头,是我们昏庸糊涂的灰尘洗净。

这次呜咽之后,我心头比刚才好受多了。

因为悟出了惭愧,看清了自己的忘恩负义,心境也平静下来。”

                                                                             ——狄更斯《远大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