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海安中学>> 学生园地>> 研究性学习>>正文内容

研究性学习

素质教育讨论中值得注意的问题

  没有思维的调整,没有对国内国际教育发展背景的把握,没有一个平和的心态,可能产生更多素质教育研究的文字,但谁能保证这些文字的增添就一定是素质教育讨论有效性的直接反映?


  综合这些年的素质教育讨论,我们可将讨论中出现的问题归纳为思维偏差、背景不清和心态不平。


   一、思维偏差


  就思维而言,主要有三个偏差。(1)非此即彼。在素质教育的讨论中,很多同行还没有脱离一种“对立”和“人为设置对立”的思维方式。素质教育推行的早期,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作为一对对立的概念,被推到公众面前,教育实践者似乎只能选择其一。要素质教育,就不能搞应试;搞应试,就不是素质教育。在素质教育推行过程中,另一个命题又被有些媒体制造出来,素质教育靠制度还是靠教师。诸多非此即彼的讨论不仅难以产生结果,而且还将人们的思维引向了死胡同。(2)错误归因。任何时代的教育、任何国家的教育,都不能说十全十美。然而在讨论我国素质教育问题时,很多学者都不自觉地将我国教育中的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推给了素质教育的缺失,或者更为明确地将所有教育问题都推给了应试教育或考试制度。这让人们只能看到教育上一两个显性问题,致使讨论简单化。同时,因为将素质教育难以实施与考试制度直接相挂钩,而目前又没有能够产生一个能够代替考试制度的更好办法,更增加了教育实践者的困惑。(3)缺乏科学比较。素质教育的研究虽然数以千计,然能够有科学指标、科学数据积累的研究却很少,致使没有开展多少改革的人和机构冒出了很多新经验,也使有了很多新经验的人难以科学地表达出来。更有甚者,一些很少有国内教育经历的学者可以片面地介绍外国教育与中国教育的差异,以为这些差异都是素质教育发展的方向,而对外国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只字不谈。还有一些国内学者,虽然没有访问过几所外国学校,也没在外国学校呆过几天,就大谈外国教育是多么美好,而中国教育如此糟糕等。无科学的实验,无科学的研究,不能不造成素质教育研究结果的贫乏。


  二、背景不清


  在素质教育的很多讨论中,很多人都认同当今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所以我们要加强素质教育,培养能够适应知识经济时代的现代化人才。要培养这样的人才,就必须改变传统的人才培养目标,由此而得出了学会生存、学会认知、学会做人、学会合作等人才目标的演绎。其实,这些提法并没有多大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没有进一步的解释。


  无论我们讨论何种问题,总要有个深度和范围的界定。探讨生存问题,就必须要考虑到生存的标准和生存的环境。同理,其他几个“学会”,也同样有程度和范围的区别。如果对这些问题不清楚,只能说明我们对教育发展和改革的潮流还不够清楚,至少说明“培养骨髓中都充满未来意识的人”、“培养能够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人”、“培养能够适应经济全球化的人”等观念还没有在我们的素质教育讨论中占有适当的位置。


  背景不清楚,徒喊几句口号,不可能将探讨引向深入。


  三、心态不平和


  心态不平和的最直接表现就是未建构,就来一大套改革方案或设计。素质教育要求全体教师转变观念,要求改革高考制度,要从制度上进行彻底改变,要求转变人才观、知识观、师生观,等等。似乎不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就不是素质教育。改革在有些素质教育的倡导者看来,只有“破”字当头,才可能有所“立”。所见之处都要改,实际却误导了改革的真正视线。改革只求激进,看不到激进改革的成本,这样会催生人们对改革结果的失望。


  心态不平和的另一个直接表现是,讨论者总是将自己摆在教训人的位置,似乎只有我的素质教育观正确,而别人对素质教育的任何理解都不值得一谈。即便在找不到交锋对手的时候,似乎也要假设一个作为教训的对象。


  没有一致意见,比一种意见要更可贵。(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教授、博导,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作高级访问学者。)


  《中国教育报》2006年1月28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