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海安中学>> 德育天地>> 家长学校>>正文内容

家长学校

莫让家庭阴影给孩子刻上抑郁模板

 初中女孩:妈妈说,我们一起死了吧!

  小婷是那种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孩,但文弱的她正在计划着哪一天用手中的药结束生命!“如果不是我妈,我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小婷的爸爸是个私营厂的厂长,合伙人的背叛让他背上了巨额债务,只好远走他乡去打工。

小婷的妈妈自从结婚就没上过班,每天的生活就是打牌、喝酒、跳舞。她不喜欢孩子,小婷刚一出生就直接从医院去了姥姥家,直到上小学才回到父母身边。“我们家永远是冰凉的、死气沉沉的!有点儿热乎气的时候就是爸妈疯狂吵架的时候。刚开始时我很害怕,但时间长了也无所谓了!”


  小婷差不多过的就是没人管的日子,但她在学习上很努力,她发誓:一定要考上一所好中学、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自己单独生活。但一次意外打乱了小婷的既定安排,夺去了小婷的所有希望!


  初二寒假的一天,小婷在妈妈的牌友家遇到了一个男生,年龄相仿、同样不幸的家庭使他们找到了共同话题。突然,那个男生抓起她的手说:“你的手真白呀!”小婷慌张地抽回了手。从此,小婷的头脑中不经意时就会冒出“手白”这个词。开始,她并没有特别在意,认为时间一长可能就忘了,但这个词就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在每一个功课繁忙的白天、每一个默然独处的夜晚,摇曳于小婷的头脑中。“上课不能集中注意力,做作业思路不清楚,复习效率特别低,什么事都干不下去!”小婷每天都郁郁寡欢,学习成绩直线下滑。


  升入初三,情况好像愈发严重,看着处在亢奋学习状态中的同学,小婷快急疯了,她走进学校的心理咨询室,恳求妈妈带她去医院的精神卫生科。老师、大夫给小婷和她妈妈提出了一些建议,还开了药。但自我的改变是最艰难的,尤其是回到真实的生活氛围中,尤其是当感觉到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迎接挑战的时候。


  中考前填志愿书的那一天,小婷当着两天没露面的妈妈的面,砸碎了玻璃杯,看着鲜血从指尖流出,她痛哭不止。妈妈跟往常一样,把小婷狂骂了一顿,随后突然跪在地上说:“我知道你心里苦,老拿自杀吓唬我,我现在心里也很苦,干脆咱们一起死了吧!”


  高中女孩:爸爸,干脆你把我也扔了吧


  小岩,在一座滨海的大城市上省重点中学高二年级,近期休学在家。她害怕与别人对视,每天脑子里总浮现出数不清的眼睛,目光冰冷。


  小岩从初三起就经常不上学,她自己能够找到的原因是“换老师”。小岩因为学习成绩突出,一直是老师的宠儿。可这种情形到了初三发生了逆转,新换的班主任没有为视力不好的她调换座位,而且,当小岩向他请教数学题时,老师淡淡地回答:“自己好好想想。”小岩突然感到这位老师不喜欢自己,顿感慌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上课时既听不进去也记不住。


  谁都知道毕业班功课多么紧张,小岩精神变得特别焦虑,对声音异常敏感,在学校怕同学说话、怕吵,回家后把自己关到小屋里写作业,还是很担心有人冲进来,就锁上门,拿凳子死死顶住。有时,小岩也想放松放松,听听音乐,但又觉得浪费时间。“我还失眠,作业有一点儿不会做就胃疼。”


  很长时间,小岩的成绩都没有提高上来,她认为自己完了,虽然很想上高中,但她又想:报美术职高算了。她捡起了多日不画的素描,每天连续画四五个小时,并请假不上学,而且“心安理得”。但一直反对女儿学美术的妈妈生气了:你再画我就给你撕了!


  胆战心惊中,小岩还是考进了省重点高中,因为基础好,每学期都能考到年级的前三名。但小岩并没有松一口气,反倒发觉自己更学不进去了,因为她害怕!害怕时间不够用,要做的事太多了;害怕同学不喜欢自己,不敢结交朋友;害怕老师提问到自己,又怕老师总不叫自己;打排球时,球没到自己手中,害怕是大家故意的;参加长跑,害怕同学超过她,因此中途屡屡“腿抽筋”……“我老是怕这怕那,我妈说是受她的遗传。她上学时因为怕写错字,所以就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写。”


  就这样,终日诚惶诚恐的小岩不知从何时起头脑中就出现了那些眼睛,挥之不去。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己应该怎么办?“眼睛”干扰得她成绩下滑,她曾想休学,又害怕新班级、新同学、新课本。那一阵,她难过得天天哭。这可吓坏了妈妈,赶快带小岩去了医院,大夫给的诊断结果是强迫症、中度抑郁。之后,小岩就不断地看病、吃药,一周一次咨询。


  女儿的心病牵动着妈妈的心。小岩妈妈本来就身体不好,现在更感觉周身不适了,心里阴郁得能滴出水来。


  小岩五年级时,爸爸就与妈妈分居了。“我还记得爸离开家的那天,我哭得撕心裂肺,他都没回头看我一眼。”后来,小岩爸爸遭遇车祸,又搬回来与母女二人同住,但三个人,各自有自己的房间。“他还不如不回来……从来都是不敲门就进我的房间,有时我正在换衣服他也好像没看见,弄得我特别难堪。他还随便扔我的东西,看着不顺眼就扔。”


  “有时我就想,干脆让他把我也给扔了吧,反正现在对于世界,我就是个负担!”


  大学女孩:我每天都在自言自语


  小慧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她曾为此特别骄傲,但到了高中,她发现自己没有一个知心朋友!“这对我是一个巨大打击!”她甚至想休学,这让一向要求严格的父亲发怒了。


  小慧的爸爸是个严肃的人,对孩子的惟一要求就是要成绩好。他不喜欢小慧撒娇,不给小慧买衣服和玩具,也不愿小慧同学来家玩。为了学习,小慧常挨父亲的打,小慧的妈妈善良而懦弱,只是看着小慧被打得泪流满面没法管。有一次挨打,小慧父女三个月没说一句话。“我也想跟父亲交流,但怎么也开不了口,他一开口就训斥我,我和妈妈都怕死了!”


  高中三年,小慧的心情始终不好,她盼望着走进大学校园、离开家、结识新同学。可是,当她真正成为一名日语专业的大学生时,她发现好多人似乎都不喜欢自己。“我长得不好看,没什么优点,又太以自我为中心,总是跟同学吵架。我想改却改不了,苦恼极了!”因为害怕孤独,小慧只有更加刻苦地学习。但让小慧不能接受的是,高中时闭着眼睛都能学得八九不离十的她,现在却亮了几门“红灯”。


  小慧觉得自己很失败!她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了。“没有什么让我开心的事,因为自制力差,没考上心仪的大学;身边人来人往,却没一个人理解我;曾经养了一只小狗,没多久就死了……我是这么没用!”“没用”的想法像一条毒蛇一样紧紧地缠住了小慧,随时随地跳出来影响她做事、左右她的生活,根本无法摆脱。


  为了摆脱压抑的情绪,小慧借来心理学书籍,求救于心理辅导热线,倾诉了自己的烦恼,并在咨询员的建议下走进了省会的大医院,接受治疗。


  大学毕业那年,缺乏自信的小慧没找到合适的工作,靠接一些翻译的活儿维持生活。但她正在逐步培养自己的自信心。她每天都在自言自语:“小慧,对自己好一点!”